阅读资料5:李怀源—当“国学”遇上“儿童文学”

 

跟朋友聊天,聊到阅读,忽然发现,在小学阶段有个现象:一批重视传统文化的人,在大力推广“国学”;一批重视儿童文学的人,在大力推广“儿童文学”。不同的人重视阅读的方向是不一样的,所以强调的阅读内容也就不同了。在小学,当国学遇上儿童文学,就发生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在一所学校,很难做到两者兼顾。要么只推广国学,要么只推广儿童文学,总认为自己推广的才能“救”儿童。

所有人都会认为“中庸”和“融合”是最不容易被质疑,所以,当我们在讨论意义的时候,会尽力周密完整。但是,在实践的时候,往往会执其一端,难以跳出思维的怪圈。

举例一:风靡的经典吟诵

自台湾某教授推广吟诵以来,大陆地区掀起了吟诵浪潮。把吟诵作为学生的表演项目,在很多学校已经是事实。

就吟诵的内容而言,比较广泛,有古诗词,有短小的文言文,有高大上的经典选读。无论是什么内容,推广者认为他们都是在弘扬传统文化,传播经典。有些语文老师并不知道《三字经》《弟子规》是古代蒙学的教材,《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诗》主要是用来识字的,也就是当时的识字教材,虽然里面也有文化的意味。真正的经典,浅显一些的是《大学》《中庸》《论语》《孟子》,深奥一些的是《诗经》《尚书》《礼记》《乐经》《易经》《春秋》。能够称为国学经典的书应该是“经史子集”,而在小学能读的,还是不多的,尤其是整部的书。

就吟诵的腔调而言,如果真的按照古腔古韵,显然是很难的,因为据说除了几个专门研究者,很多人并不真正了解过去究竟怎样吟诵。因为过去并没有音频资料的留存,即使是研究吟诵的学者,对某些吟诵调也只是推测。中国有那么多方言区,相信,当年的私塾先生们教吟诵的时候,必定是南腔北调的。孔子离周代那么近,“韶乐”失传,并且不可再现了。很多语文老师能抓住的就是“平长仄短,依字行腔”的规律,孩子们也就按照老师教给的方法学习吟诵。

就吟诵的气势而言,人数可多可少,多到一个礼堂,少到一个班级,学生穿上传统服饰,比较壮观,容易感染。对教师和学校而言,容易操作,尽快成型,能够形成特色。这也是学校选取吟诵作为特色的原因之一。

“国学”推广人的价值观是,现在记住了,将来用的时候,一是能够拿出来,二是能够再次消化吸收。

语文老师把吟诵作为弘扬国学的重要手段,甚至认为吟诵就是国学,显然有认识上的局限性。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中,对国学一词的解释:称我国传统的学术文化,包括哲学、历史学、考古学、文学、语言学等。可见,国学包括的范围是很广的,文学也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国学范围内的很多经典是小学生,尤其是低年级的小学生不容易接受的。

我认为古诗词是国学中非常重要的部分,诗词的篇幅短小,语言押韵或对账,易读易背,而意境深远。语文老师和学生一起多读多背,多领悟,多应用,把诗词的意义,语言的魅力,深深印入小学生的内心,化为他们的思维符号,这是很切合实际的做法。可以举一个例证,《诗经》是我国的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的语言代表了中华民族童年时代的语言方式和思维方式,其中有着语言和思维发展的规律。具体到一个人的童年时代,应该有与其相契合的精神和语言形式。

举例二:疯狂的图画书。

现阶段,图画书成了大众心目中儿童文学的代表和代言,除了专门的研究者和资深阅读推广人,很多人把图画书当作儿童文学的全部。于是,图画书教学一度成为热点,并且有经久不衰之势。一批接触过图画书,上过图画书的人热情消退以后,会有新的老师和家长跟上来。

就内容而言,好的图画书,故事相对完整,情节简单,哲理深刻,容易引起读者的感悟和思考。如,《活了一百万次的猫》《点》。

就形式而言,图画书教学比较自由,教师拿一本书,或者准备一个课件就足够了。教学过程中,可以停下来,猜测故事的情节,可以就书中意义进行讨论,可以让学生结合图画内容进行创编。

就氛围而言,图画书的内容丰富而深刻,以儿童易于接受的形式出现,容易引起学生共鸣,也更容易打动听众。

儿童文学推广人的价值观是儿童文学作品,无论是语言还是意义都是贴近儿童的,能看得懂,能在儿童的内心发生作用,将来会影响他们的一生。

图画书良莠不齐,这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即使是引进的版本也不例外。很多老师认为,图画书是因为有图画,所以适合学生阅读。对幼儿园和低年级的孩子而言,图画语言的理解能力确实很强,能够依靠观察图画,获取大部分信息,进而建构意义。但是,对小学中高年级的孩子而言,就不是这样的。我们曾经做过这样的尝试,让中高年级的孩子阅读大量英文原版的图画书。英语是第二语言,在选取图画书的时候,降低难度,把国外幼儿园和低年级的图画书让学生读,结果很多学生没有兴趣。语言是符合他们的水平了,但是,思维难度降低,学生对内容不感兴趣。最终,这项尝试不成功。可见,阅读内容的选择要基本符合学生发展的规律。

看一下定义,儿童文学(literature for children),是专为少年儿童创作的文学作品。体裁有儿歌儿童诗童话寓言、儿童故事、儿童小说、儿童散文、儿童曲艺、儿童戏剧、儿童影视和儿童科学文艺等。从定义中很容易看出,儿童文学包括的领域非常广,图画书只是儿童文学一种表达方式。

儿童文学的阅读,在小学大概应该有一个序列,低年级以儿歌、童谣、儿童诗、童话为主;中年级以寓言、儿童故事、神话为主;高年级以儿童小说、儿童散文、儿童戏剧为主。文学阅读并非阅读的全部,科学文艺、人文传记类的作品也应该是儿童阅读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儿童的阅读应该包括文学、科学、人文等过个部分。

举例三:随波逐流的阅读

我在小学教语文22年,自认为重视阅读也差不多有22年,信奉“开卷有益”。

开始是让学生自由阅读,在班级和学校开展自由阅读课,带领学生在阅览室看书,但是,基本不组织讨论,只是做点读书笔记。自20058月开始,把儿童文学引进语文课堂,在全校推广儿童文学阅读,在课堂上组织读书交流活动。后来,开展数学阅读,英语阅读,艺术阅读,哲学阅读等。倡导单元整体教学,对照着教科书单元推荐阅读内容,语文学科推荐的都是整本书,数学等学科除了整本书,还组织相关阅读材料,为此编写了《哇,好有趣的数学》等6本数学读本。我们编写《经典诵读》,把儿歌、童谣、古诗词、文言文等编辑起来,供学生晨读时使用。在我们学校,学生6年要背诵300首以上的古诗词,还有不同数量的儿歌童谣和文言文。

我从来认为阅读是应该多元的,这个多元是能够促进学生思维的多样化,是接受事物的多样化。我只是以为阅读应该是多样性的,并没有考虑过阅读材料对学生的巨大意义。我想在小学阶段,能够积累一些,能够阅读一些,能够养成阅读的习惯,能够进行阅读思考,这就是阅读的意义。至于是国学更易打下根基,还是儿童文学对人的影响更大,我自己并没有真正想过,也没有在理论上做过什么研究。

我经常这样想,国学高深,就像远处的灯塔,它的光指引你在黑暗中摸索和前行,最后到达你该去的地方;儿童文学温润,就像手中的灯笼,照亮前方几米远,循着这光亮,走向你想去的地方。任何比喻都是蹩脚的。我的比喻肯定会被质疑,信奉国学的人会说国学同样是温暖的,是体贴的,会触摸人类灵魂的。信奉儿童文学的人会说儿童文学同样是高远的,是辽阔的,会指引人向上的。

各执一端,让我们看到,在小学阶段,阅读目标的缺失,阅读课程的不健全,才导致了阅读内容的随意性,老师喜欢什么就让学生阅读什么,而不是学生需要阅读什么。因此,建设小学阅读课程应该成为更多语文教师的重要职责,至少是在推广阅读的时候有个序列。让国学和儿童文学能够在小学相遇,并且能够彼此抵达。

作者简介
 
        李怀源(网名:阿远):特级教师,中学高级教师,山东省德州跃华学校小学部校长,山东省第二期“齐鲁名师”建设工程人选,山东省教学能手,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硕士,叶圣陶研究会理事,北京大学国培计划远程培训项目小学语文专家组核心成员。在语文教学实践中不断总结反思,出版个人专著《驾驭语文课堂的艺术》。在学校努力推进语文课程建设,提出“单元整体教学”的课程框架,把语文课程分为“教科书教学”“读整本书”“语文实践活动”三部分,已经出版《小学语文单元整体教学构建艺术》一书。主持山东省十一五规划课题──“构建小学单元整体教学实践体系”研究,“单元整体教学”的课程理念已经推广到小学所有学科课程建设中。主编的《小学课程改革和实施方案》获山东省中小学教育科研优秀成果一等奖。在《课程·教材·教法》《语文教学通讯》等刊物发表文章百余篇,论文《由叶圣陶“读整本书”思想谈小学整本书阅读》被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中心复印报刊资料《小学各科教与学》全文转载。硕士论文《叶圣陶“读整本书”思想研究》被推荐为首都师大优秀教育硕士论文。

阅读: 发布时间:2015-08-11 09:51:55   来源:人教网

提示:建议使用IE浏览器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