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资料7:周其星—我们需要彩色的阅读教室

    老师和孩子总是一次次相遇在教室里。教室是什么样的呢?排得整整齐齐的桌椅、坐着规规矩矩的孩子、按照既定的课程表、老老实实上着每节课……这是传统中的教室的模样,这样的教室是封闭的、单调的。作为一名致力于儿童阅读推广和研究多年的老师来说,我希望能够重建我的教室。

  在这个教室里,每个孩子都能感受到安全,享受到爱,更享受着彼此之间真诚的尊重;有形形色色的书,童话(或其他文学)、数学、科学和历史乃至哲学,都不可少;有精彩的活动、有向上的热情、有约定好的规则,还有好玩的课堂……我把它称之为彩色的阅读教室。

  阅读教室里自然要有书柜,不是实木的古典风格,也不是抽象的现代风格,对于孩子来说,他们喜爱彩虹的缤纷,所以我们班上的书柜是红、黄、蓝、橙、绿5种颜色。不同的书柜里面放着不同类别的书,每一本书的书脊上设计有不同颜色的小圆点,正好对应着该颜色的书柜。彩色的圆点下面还会有一个大写字母,是这本书书名的第一个字的第一个字母,字母下面还有一些阿拉伯数字:010203……说明这本书是一套的。这样分门别类的方式,简单易懂,方便操作,孩子们很容易打理班级书架,甚至家庭小书架。

  彩色的书柜里一定会摆放着丰富多彩的优质童书,这是根据我制订的书单,家长们积极认捐过来的,一个学年下来,人均在30本左右,对于刚刚踏入阅读世界的孩子来说,这个数字基本能够满足他们一年的借阅量。之后要逐学期更新,从图画书到桥梁书再到文字书,有童话、散文、诗歌、成长小说,还有数学、科学、军事、历史和哲学类书籍,确保每个孩子拥有更自由和充分的选择。

  当书柜里有了足够丰富的书之后,紧接着就该引导孩子读书,每日的阅读从晨诵开始,从一首首有趣的童谣优美的童诗,甚至三字一顿、四字一句的《新国文》开始,诵读这些贴近孩子当下生命成长节奏的文字,为孩子的语言生命奠定根基。中午午睡的时候,有一段安静地聆听故事的时光。每周至少有一节阅读课,需要阅读教师带着孩子共读一本书,这是发生在文学课堂上的精读。在这之外,就是孩子自由自主的阅读。

  每个小朋友都有一个小书袋,很普通的帆布书袋,然后自己在上面尽情涂鸦——涂上飞翔的书,涂上飞舞的蝴蝶,还有花鸟树木,加上自己的班级和姓名,每天孩子们乐滋滋地背回家,和爸爸妈妈一起亲子共读。

  阅读教室里面还要有故事妈妈。在我们学校里,每位故事爸爸、故事妈妈都要穿上美丽的故事衣,在固定的时间来到教室,给孩子们带来生动活泼或者温暖动人的故事。需要注意的是,故事爸爸、故事妈妈以及阅读教师的阅读课堂,是在设计好的阅读课程引领下的教育行为,绝不是随意随性的妄为——要么精读某个作家的系列作品,要么围绕不同主题展开系列阅读,要么用不同的形式演绎一本书……一群阅读新鲜人需要这些成熟的阅读引领者。

  如果说,传统的教室象征着闭塞、保守、中规中矩、墨守成规,那么,阅读教室的意义在于代表着另一种可能——自由而开放,丰富而生动。

  它是自由的——阅读能最大限度地解放个体生命,获得思想的自由,孩子在文字的世界纵情想象,自由飞翔;它是开放的——向家长开放,向活泼泼的生活开放,向文学科学甚至历史哲学开放。这是一个全新的地点,在这样的教室里,一个一年级的孩子,一个学期能够读完两百多本图画书,大量识字以后,二三年级的孩子一个学期可以读完六七千页的文字书,有的孩子甚至能读完上万页。一直保持这样的呼吸吐纳,孩子的气质谈吐、学习能力与别人迥然不同。

  海量阅读跟教材的阅读完全不是一回事,但是一位阅读教师可以把这两者结合起来。例如在学习人教版小学语文第二册时,我根据书中呈现的8个单元,提炼出8个主题,罗列了近百本图画书作为补充阅读的素材,突破了教材的局限,极大地拓宽了孩子的阅读视野。这就是我所说的阅读课程,可以由阅读教师利用阅读课时间,以及故事妈妈利用进课堂的机会进行实施。

  除了阅读,还有写作、表演、活动、规则等等,这些都是一间教室里应该发生的事情,是一个孩子成长过程中必须经历的阳光风雨,我把自己多年来的研究思考和探索全部整理出来,采取一种文学化的叙事方式,书写在一本书里——《彩色的阅读教室》。这本书重点描述了一位光芒四射的老师的形象,希望让更多的老师看到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这位老师的教育行为并不是完美无缺的,他的教学水平并非不可逾越,只要你充满热情和理想,勇敢地去尝试,也能打造一间属于自己的彩色阅读教室。

  正如朋友所言:彩色的阅读教室还可以说是自由的阅读教室、温暖的阅读教室、爱的教室……这本书,实际上还有很多很多名字。希望更多的学校有着这样的彩色阅读教室,一群热心的故事妈妈和热情的阅读教师出入其中,真心希望我们的孩子就在这样的彩色阅读教室里健康成长。


作者简介
 

 周其星 深圳实验学校小学部资深语文教师,知名儿童阅读推广人,安徽省教坛新星,2012年度“推动读书十大人物”,参与发起并推进全国最大的亲子阅读公益组织“三叶草故事家族”,致力于推动优质的儿童阅读,影响全国数万个家庭。近年来一直致力于图画书教学、整本书阅读以及创意写作教学的研究,关注并推动生命教育以及死亡文学教育,应邀在全国各地执教经典课例《獾的礼物》《马提与祖父》《走在路上》《再见了艾玛奶奶》《光草》《铁丝上上的小花》《好狼坏狼》等,强调课堂应该涌动生命活力和文化气息,著有《彩色的阅读教室》,主张教师应该有着“阅读教师”的身份自觉,家校携手,合力为童年打造一间彩色的阅读教室。周其星认为,身为一名语文教师,不能局限于单薄的教材,蹉跎孩子的美好光阴,在传道授业解惑之余,应该不忘对孩子进行文学甚至哲学启蒙教育,这是为人师者的本分。
 

阅读: 发布时间:2015-08-11 09:18:28   来源:人教网

提示:建议使用IE浏览器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