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下一颗阅读的种子

周其星

彩色的教室里,阅读是一朵最美的花,一段最动人的旋律。

带给孩子们高品质的阅读,让他们成为一名真正的阅读者。

是的,为了阅读,我们真的在用心用力。

一年级的时候,天天都可以听故事。

我们每天都能听到一个两个三个甚或更多的故事,教室的后方被六个结实的彩色书柜围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里面垫上了毯子,只要一下课,我们就脱了鞋子爬进这个小小的故事王国,四周都是各种精装绘本,周围都是坐着靠着趴着挤着看书的孩子,当然还有一排臭脚丫。

我们要读书,书从哪里来?开始的时候,是他自己贡献出来的。他是大书虫,我们就是一个个小书虫。在这之前,他就买了很多很多绘本和各种童书,现在终于找到机会全都搬到了班上,够大家看好一阵子了。但是我们不知足,好书更新太快了,随着他和他的伙伴们不断推广儿童阅读的,越来越多的出版社大量引进各种绘本,欧美日韩大量优秀的绘本不断涌入,他列了一个长长的书单,是他自己来不及买的,更是我们没有看过的。他把书单交给了家长,大家就根据书单自己认领其中的一些书,然后到当当网上下单,直接寄到班上来。

我们班永远有看不完的书。

听门卫说,他的包裹是全校最多的,一袋袋,一箱箱,全是书。网购时代,别人从网上买的多是衣服和零食,他总是买书;别人热衷于团购优惠的餐饮,他总是团书。

回忆我的小学时光,经常会有这样一个镜头——几个小男孩屁颠屁颠地跑到门卫室,嘻嘻哈哈地或抱或抬回一捆又一捆的书。

我们从来不缺书看,也从来不担心没书看,教室里排列着六个小书柜,一个大书柜,里面全是一排排的书。书就这样自然地融入我们的生活,阅读渐渐成为我们的一日三餐。每天来到学校,放下书包就去拿书。每个人的抽屉里、书包里,总会放着几本挺像样的书。

这样的景象,在我后来的读书时代里,再也没有发生过。那些同学告诉我,在他们的教室里,几乎没什么书,即便有,也只是大家你一本我一本从家里带来的一些自己不需要、不怎么看的莫名其妙的书。

很庆幸自己遇上这样一位阅读老师,带给我们一间彩色的阅读教室,在那里,我们每日和一本本书相遇,开始了我海量阅读的人生。小说家纳博科夫在回忆自己的读书时代时曾经说,10岁到15岁时他读得最多最疯狂的时候,而我们呢,很多人已经从6岁就开始了大量阅读,当然,这样的阅读是从绘本开始的。

“绘本是要别人读给你听的”,这是他经常告诉我们也经常告诉我们的爸爸妈妈的一句话。据说是一位日本的老先生松居直说的。

松居直被称作日本的绘本之父,有一次,他问一位大学生读过哪些绘本,大学生如数家珍地告诉老先生他看了哪些哪些,松居直再问他是谁给他读的,大学生说当然是自己看的。松居直说这不叫读过,绘本是要有人读给你听才叫真正读过。

这个故事他讲给我们听过,也经常讲给别人听。或许,这就是他在课堂上给我们读绘本的“理由”,也是他一直鼓吹家长给孩子读绘本的原因?他花了很多的时间,兴致勃勃地给我们读一本又一本的绘本,带着我们在一个个明亮而温暖的故事里穿行,这样的语文课我们哪能不喜欢?

记得刚从幼儿园来到小学时,我们竟然没有一丝不适,因为每天都有故事听,我们就特别喜欢学校,特别期待语文课。

后来听爸爸妈妈说,我以前的幼儿园园长请他们回访幼儿园,给大班的家长聊聊我们进入小学后的情况,从这样的回访里,不同的教育观在孩子身上留下深浅不一的印痕。孩子在其他学校读书的家长都说不适应,功课压力很大,我的那些同学都有过哭哭啼啼不肯上学的艰难开始,只有我们学校的家长说,一年级和幼儿园没什么太大变化,压力很小,没什么作业,上学天天有故事听,回家天天听故事,孩子们都开开心心去上学,开开心心回家来。

那时,我们仅仅在课堂上就听过多少故事啊?每天一个,一年粗略地算下来,差不多有将近两百个故事呢,两百个故事就是两百本绘本,这还不包括我们回家接着听的故事,每个晚上睡觉之前,总要磨着妈妈讲故事,一讲就是三本书五本书……

二年级时我们开始做阅读小报

起先,我们八个人组成一个共读小组,我还是组长呢。每个小组人手一本同样的书,记得那时他专门在暑假期间就提前准备好了的一套书,至今还记得这套书是国际安徒生奖获奖作家书系,封面都是一种风格,每次阅读时,他要求我们都要轻轻将护封取下来,放在一边,读完以后,再把护封套回去,就像照顾一个孩子的穿着一样那么尽心。

毕竟才二年级,有人快,有人慢,快的读过两三遍,慢的只读完一遍,但是我们要用一个星期的时间读完这本书。组长会每天安排一次小小的组内聚会,我们要聊聊书里的一些内容,尤其是那些不懂的地方和好玩的情节,也会讨论书里有哪些人物,都有什么样的特点等等。我们读得比较浅显,书里隐含的很多信息一时还读不出来,有些书甚至读不懂,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一个囫囵吞枣的阅读过程,可见好书应该在合适的时候出现,不然总会有遗珠之憾。

读过聊过之后,我们会分好工,有人负责文字,有人负责图画,有人负责设计,有人负责抄写,我们涂涂抹抹,做出了很漂亮的手抄报,这就是他鼓励我们做的阅读小报。

这段时光并没有坚持太久,很快,他就发现了其中的缺陷。每次他都要参与到我们每个小组的讨论中来的,要了解我们读得怎么样,到底读到了多少东西,会遇见什么障碍。之后不久,他就调整了策略,我们回到了全班共读一本书的轨道上来。

记得我们全班共读的第一本书,叫《柳林风声》,是他大声读给我们听的。

还记得他当时读的是新蕾出版社出的那个版本,有时可以读完一个章节,有时读不了那么多就只读一半,陆陆续续读完差不多用了一个月时间。

那时我们中有很多同学刚刚接触文字书,平时都是读图画书,现在要读完一整本的文字书,压力其实不小,所以,他要求我们在家里和家长共读,有的用长春出版社杨静远先生的译本,有的是郭恩惠的译本。

现在想来,他是想借用这种方式,让我们在大人的帮扶下,逐渐过渡到文字书整本书的阅读里来吧?在那段时间里,我们很多孩子的家庭生活中,总会时不时掠过一阵阵柳林间的风吧?和家长交流的语言,也免不了要说说那爱出风头爱冒险的癞蛤蟆,说说那老成持重的獾、热情的水鼠和鼹鼠吧……

当生活因此被点染了一丝丝童话的色彩,一点点自然的气息,共读一本书,其实就是营造了一种共同的生活,我和我的伙伴之间,因此有了共同的精神密码。

既然是共读,相对于平时的泛泛而读来说,自然要更深入,更细致,更体贴。在我们的精读历程里,有讨论,有品味,有斟酌,有回味……

我们继续做阅读小报,还是按小组合作的方式来完成,这样就可以对整个共读过程进行梳理和回顾。

其实,制作阅读小报很简单,他告诉我们,在明确小报的形式之后,我们可以随性发挥。一般来说,小报可以分成五个部分:

身份证——对这本书的来龙去脉也就是作者译者出版社出版日期等信息的介绍;

人物点评——对书中主要人物进行简单评价,可以配上人物形象的绘画;

精彩摘抄——抄录书中你觉得很精彩很有意味的语句;

我的话——记录你对这本书的整体评价或者阅读感受;

家长的话——家长记下自己和孩子共读这本书的感受。

一本书读完以后,我们要花一周的时间来完成阅读小报,大家小组分工协作,各显其能,所以并不觉得有太大压力,相反,完工之后,各小组将阅读小报汇集起来,张贴在教室的某一边墙上进行展览。看到那一张张小报上稍显笨拙的笔迹,弯曲的线条,简陋的布局,都是我们握着笔认真而执着地在A3白纸上书写涂画的结晶。

一本曾被我们共读过的好书,被三三两两的文字填在这张小报上;你还能看到家长殷切的话语,知道他们为孩子付出的心力,他们共读时的快乐,甚至有对这种活动的赞扬……

你是否会心存疑问:为什么要这么折腾,看完一本书还要做这做那,或者说,你想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在共读一本书后做一张阅读小报?

我会告诉你,这样可以帮助我们思考,可以让我们再翻一遍书,让阅读更深入一些,将一本厚书读薄。

为什么要做阅读小报?

如果你想知道大人的声音,或许你会听到家长说,这是孩子合作完成的一项创意作业,家长没有参与设计、制作,虽然每次总要作废几张草稿,但是过程弥足珍贵。

你会听到家长回忆起和孩子共读这本书的时光,说每晚临睡前,和孩子共同阅读《柳林风声》,穿越一个个妙趣横生的故事,仿佛又回到了丰富多彩的童年,和孩子一起去感受那份童真的快乐。

你还听到有人说,制作这样一份小海报,对提高孩子的阅读能力理解能力动手能力都有很大帮助……

我们的才华在这里得到展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能干,每一张小报都设计得那样精心,完成之后,每个人都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配上一些小装饰,看起来挺美。他曾经将这些拍成照片放在博客上,引来外地很多家长的效仿,他们也让自己的孩子跟着我们一起读书做阅读小报,乐在其中。

原来受惠的不只是我们啊。

到了三年级以后,他开始尝试别的方法。

你或许会同意,只用一种方式读书多没意思,老是做阅读小报,时间长了也会厌烦的。

从三年级开始,我们就改变了八个人一个小组共读一本书的方式了。因为他发现那样做给他的压力很大,他很难深入到我们每个小组每个人的读书里面去,他发现我们的读书效果不是很明显,一本书读完了,虽然有讨论有交流有小报展示,但是,毕竟那时我们才二年级,阅读能力还没达到高度熟练化阶段,小组成员之间阅读习惯与能力也参差不齐,他只能改变策略,回到全班共读同一本书上来。所以,我们一起读《窗边的小豆豆》《亲爱的汉修先生》《我是乔布斯》《一百条裙子》《晶晶的桃花源记》《爱的教育》《想念梅姨》《马提与祖父》《不老泉》……每一次共读都是精读,每次共读都要花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围绕一本书去读去思考去讨论,每一个孩子和家长都要卷入其中,因为,他每次都能为我们挖好“陷阱”,让我们自觉地跳进去。

说到陷阱,我还记得两件很有趣的事。

第一件事是在读《窗边的小豆豆》的时候发生的。读完之后,他让我们给书中的某个人物写一封信,信里一定要向他提出几个问题。开始我们有些不情愿,看完书还要写信多麻烦啊。他似乎知道我们的想法,很诡异地笑着,说这是我们一起挖的一个陷阱,一定会有人掉下来的。我们立即好奇起来,问为什么。他说既然有人写信,肯定有人回信啊,你们每个人都写信,靠老师一封封地回复肯定忙不过来,只好请你们的爸爸妈妈出马了,就让他们扮演书中的角色写封回信吧,这样,他们就必须看完整本书了。我们都很高兴地说好,似乎这就是我们一起密谋挖的一个大陷阱,殊不知我们都掉进了他挖的更大的陷阱中——从不愿写信到兴致勃勃地答应去写,他挖的这个陷阱太隐蔽了。他还故意说,信里面问的问题可千万不要太多哦,这样爸爸妈妈回复起来好辛苦的。我们嘴里说好,心里却得意地想,一定要多问几个问题,让爸爸妈妈别想轻轻松松地回复。就这样,我们都落入了他的“圈套”。

值得一提的是,我们的爸爸妈妈真是了不起,都很认真地看了《窗边的小豆豆》,还要变身成小林校长、小豆豆、小豆豆的妈妈甚至大狗,用他们的口吻来回复,很耐心地回答我们提的每一个问题,都写得很不错呢。或许这也跟一二年级时他鼓励他们看书有关。那时我们在读书,我们的家长也在读书,他给家长们开了书单,每个月读一本书,从《学飞的盟盟》开始,他们一起读了《朗读手册》《认得几个字》《幸福的种子》《会阅读的孩子更成功》《小王子》《打造儿童阅读环境》《第56号教室的奇迹》……他特意买了一个很好看的彩色本子在全班家长间流动,传到谁手上,谁就要在本子上写下自己最近读了什么书,有什么感悟,然后再传给下一个家庭。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基础,我们的爸爸妈妈才能更好地理解我们的做法,紧紧跟上我们的步伐,我们推进的每一项读书活动也因此格外顺利。

记得四年级时读《我是乔布斯》。他选择这本书是想让我们读点名人传记,在我们还小的时候通过阅读这样的作品可以满足自己的英雄情结。喜欢电子产品尤其是IpadIphone的我们当然崇拜乔布斯,对他的传奇人生自然充满好奇,阅读的过程因而充满发现的欣喜。他让我们向乔布斯提出五个问题,最好是五个有难度的问题,还是由爸爸妈妈回答,我们再一次掉进了他的陷阱。不过,我们的父母看到这些问题以后似乎都很开心,不知是开心我们的书读得深入了问题提得更好了呢,还是开心于他设计这样的陷阱让他们也乐意跳进去。

每个学期我们都必须读完一定数量的书,这是他有意要求的,每次他总是郑重其事地宣布说,本学期我们要读完多少多少页书,好像要把我们全都为难住似的,可惜的是,他一次都没有难住我们。

从三年级开始,他对我们的文字阅读提出了具体的数量要求。在这以前,他是从字数上提要求,后来在操作中发现不同的书,字数往往都难以统计;后来又想到以书的本数来定,但是书的厚薄不一,这样统计也不恰当。最后,他听朋友说,在美国,很多地方是统计所读书的页数作为衡量一个学生阅读的数量标准,他觉得这个方式不错,就在班上采用了。三年级时,他要求每个学期至少读完一千页,结果发现很多人都超过了两千页,阅读能力强阅读习惯好的孩子都达到了六千多页。到四年级以后,他将页数提高到了一千五百页,结果我们很多人一个月就超过了这个数量。从这以后,这个数字一直在逐年提升,我们丝毫不怯。进入四年级之后,我们身边陡然出现了很多“阅读狂人”,一个学期的阅读量竟然能达到一万页以上!这是一个多么惊人的数字!我们记录了这些数字,但是并不一味去追求数字的攀升。有些书,我们读了又读,几乎读了四五遍了,放在阅读记录卡里,依然只是一本书的数量,这时,我们决不会为了追求数字的上涨去做简单的相乘。当然,他不会忘记给读得多的孩子一些小的奖励,但这也只是一种鼓励和肯定而已,在他看来,达到期初布置的数量就足够了。自由自主的阅读,正是他所期望我们养成的。

成百上千万字的海量阅读,让我们变成了一个个阅读小达人,读书、思考,成为陪伴终身的好习惯。

在五年级之后,我们的阅读方向又在发生变化,既然阅读速度和数量已经不成问题了,阅读的广度和挑战性开始成为他的全新关注。每天阅读一份报纸,每周乐队一份刊物成为这间彩色阅读教室的新时尚,《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南方人物周刊》等报刊开始进入我们的视野,成为手头翻阅的新宠,报刊上的社会议题也开始成为我们日常讨论的兴趣点,而报纸上的新闻写作方式甚至报纸上的广告用语也成为我们评头论足的对象。他说,作为一个现代人,只拥有文学的阅读是不够的,在海量信息里如何获得自己的信息搜集与独立判断非常重要,成为一个文明的有节制有能力的现代人,这是他希望在自己的阅读教室里生长出来的果实吧。

 

阅读: 发布时间:2014-10-09 14:00:28   来源:人教网

提示:建议使用IE浏览器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