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学   >   正文

教育活动与其他社会活动的区分

时间:2016-11-28 11:16:32

教育孕育于人类社会生活与生产劳动,是通过有意识地促进年轻一代的身心发展为社会的延续与发展服务的。在原始社会早期,人们尚未分工,只有简单的体力劳动,所以,对年轻一代的培养,只需让他们在参与各种社会生活的实践过程中学习便能够自然地达到和实现,所以那时没有组织专门的教育活动的必要。随着社会分工的发展,人们在生产、政治、军事、文艺等方面经验的积累,文字的产生,知识的系统化、理性化、深化,这时引导年轻一代学习知识以培育人才的难度也大大增加了,再不可能通过参与生活实践来造就;需要由有学问的人当教师,有目的、有组织、有计划地教导青少年学生学用人类积累的文化知识以促进其智能与德行的发展,才能把他们培养成为社会所需要的各种人才。于是,在社会上逐渐形成了一种新型的社会活动──学校教育。从此,教育便从社会活动中分化独立出来了。

教育作为一种有目的地培养人的社会活动,与其他社会活动如生产、政治、文艺、科学等相比,区别显著。人类的社会活动虽然都是有目的的活动,但是各种活动的目的是不同的。学校教育不仅明显区别于其他社会活动,而且能够依据社会的要求和儿童的身心发展规律科学地、切实有效地培育人才,并明显区别于家庭教育与社会生活教育。正因为学校教育殊异而重要,所以人们往往只把学校教育即“上学读书”当作受教育,当然这是极其狭隘与片面的。故近现代许多著名教育家都注重扩大教育的概念,教育不应仅仅局限于学校教育,应当包括家庭、社会、生活等全部教育,并提出了“学习化社会”“终身教育”乃至社会教育化等概念,注重探讨生活教育与学校教育在人的成长中的关系。

应当看到,教育作为一种促进年轻一代成长的影响,一开始就是一种依靠人类特有的意识进行的双向能动的互动。杜威说得好:“一切教育都是通过个人参与人类的社会意识而进行的。这个过程几乎是在出生时就在无意识中开始了。”例如,父母兄长有目的地用声音配合手势教幼儿学习语言,以促进其认识能力、活动能力和情感的发展,这就是幼儿参与的最初的教育活动。杜威认为:“唯一的真正教育是通过对儿童能力的刺激而来的,这种刺激是儿童自己感觉到的社会情景的各种要求引起的。”由于这种教育日积月累,个人便渐渐分享人类长期积累下来的智慧和道德的财富而逐渐成长。“世界上最形式的、最专门的教育确是不能离开这个普遍的过程。教育只能按照某种特定的方向,把这个过程组织起来或者区分出来。”这充分说明了家庭教育与社会教育也是一种有意识有目的地促进受教育者发展的互动过程,而且是学校教育的基础。它虽然不能像学校教育那样有严格的目的、计划、组织与要求,能够引导受教育者能动地通过教学互动有效地掌握系统的文化科学知识.成为社会需要的人才,但是,家庭教育与社会教育确实能够有效地引导和激励儿童朝着家庭与社会期望的方向成长,是儿童发展的不可或缺的基础和基本的活动。

还要看到,家庭教育与社会教育同儿童在生活与交往中受到的客观存在对儿童的影响与刺激也有着十分明显的区别,后者对受教育者成长的影响是自发的、杂多散乱的,是益害并存、善恶难分的,常常是相互矛盾与相互抵消的,也是缺乏目的与效率的。若要使人的成长境遇中的自发影响变得对受教育者的发展更有利一些,则需要人们运用自觉的有目的的教育,包括家庭教育、社会教育、学校教育以及自我教育,对这些来自境遇中的变化无常的自发影响及时地进行理性的辨析,采取明智的对策,以便兴利除弊以改善生活境况。并注重提高生活中主体的自觉性和上进能力,以促进他们主动地得到发展。

© 版权所有 人民教育出版社      京ICP备05019902号      新出网证(京)字016      京公网安备1104024400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