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少年闰土》一课里“项带银圈”“希罕”“月亮地下”等词语的疑问

张立霞  课程教材研究所小学语文课程教材研究开发中心

众所周知,《少年闰土》一课由鲁迅先生的小说《故乡》节选而来。《故乡》写于1921年,用的是当时大力倡导的白话文,但当时白话文初兴,鲁迅...

众所周知,《少年闰土》一课由鲁迅先生的小说《故乡》节选而来。《故乡》写于1921年,用的是当时大力倡导的白话文,但当时白话文初兴,鲁迅写作所用语汇的书面形式,还保留着古代汉语语汇书面形式的痕迹。鲁迅语言表达上的这些特点是不容易也不宜于改掉的,要最大程度地保留原貌,所以包括前面提到的几个词语,我们都保留了下来。其中,月亮地下这个词语需要特别说明一下。有老师认为,该词是月亮底下一词之误,其实不然。我们不妨先看一下原文:月亮地下,你听,啦啦地响了,猹在咬瓜了。整段文字所讲的是有月亮的晚上,地里传来猹咬瓜的声音,月亮地下大致等同于月亮地里;如果改为月亮底下,则好像刻意强调有月亮这样一个背景,从整段文字来看是不合情理的。除了前面提到的几个词语外,《少年闰土》一课中还有素不知道”“无端”“祭器也很要防偷去”“我先前单知道它在水果店里出卖罢了等词句,表达上与当下使用的白话文有不同之处。

教学这样的课文,不妨先向学生简单交代一下相关背景知识。这样做,一方面有利于学生理解课文;另一方面,这对学生课外阅读的顺利进行以至阅读能力的形成也是有帮助的。教材中这样的课文虽然不多,但并不是仅此一篇。如四年级上册编选了丰子恺先生的《白鹅》,其语言风格与现代白话文也有出入,但表现力相当强,只要引导有方,孩子读起来饶有趣味。现当代文学史上许多作家的作品语言相当有特色,到了高年级,学生的独立阅读能力达到了一定程度,课本之外,他们也会读到各种各样的读物,其中自然不乏这样的作品。拿人教材版语文教材的配套读物《同步阅读》来说,随便翻开高年级的任何一本都能看这样的作品,如叶圣陶的《藕与莼菜》(五年级上册)冰心的《和小鸟最相亲爱》(六年级上册)冯亦代的《我的母亲》(六年级下册)。语文教材的学习,根本目的在于阅读能力的形成,教学中应时刻不忘这一点,立足于课文又不囿于课文。帮助学生积累必要的背景知识,可以为他们能够更好地自主读书搭建桥梁。

阅读: 发布时间:2012-06-26 04:14:15   来源:人教网

提示:建议使用IE浏览器

上一篇:
下一篇:

分享到: 收藏